首页>文苑广场

再读《活着》


2017-08-24 来源: 同家梁矿
【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
  首先,我要感谢局文委组织的这次活动,能让我挤出时间放开手头那似乎永远也做不完的事,沉下心来,再次细细地拜读余华先生的《活着》。
  再次,我要感谢岁月,用十年的光阴让我经历生活的琐碎,使我得到历练和成长,重读《活着》有了更多的生活感悟。
  第一次知道余华这个存在,是在大学现代文学史课上,那一年,我十九岁。当时很好奇,这个从牙医改行从文的先锋派作家的笔下世界究竟是什么样?在图书馆里,第一次阅读《活着》,书本不厚,匆匆扫完也不需要花上半天时间,诚然,我什么感觉也没读出来,因为余华向来不屑渲染,而这样平白的讲述让那时的我完全没看进心里。尽管我的毕业论文写得也是它,洋洋洒洒一万两千多字,有对人性的深刻剖析,有对小说架构的精密分析,唯独没有自己的感悟。
  再读《活着》,一晃10年。这十年,生活安逸,工作上进,迎接了新生命,也目睹了一场生命的凋零。可是这次阅读,我用了足足三天才读完了它。看到家珍怀着孕去找福贵的时候,我哭了;在看到有庆被抽血抽死的时候,我浑身都在颤抖,心碎了一地。福贵老人的悲苦漫长的一生一次次打破我对痛苦的承受极限。“活着”,这个人生下来就该人人享有的权利,对他来说,“有时候,真的很难”。
  鲁迅说: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。《活着》正是如此。人们纷纷在这个叫做活着的故事里一一死去。余华不动声色地让我们跟随他的冰冷笔调,目睹少爷福贵的荒诞、破产和艰难;继而又假惺惺地给我们一点点美好的希望,让有庆得到长跑第一名,让凤霞嫁了人怀了孩子,让某些时刻有了温情脉脉,有了简陋的欢乐。然而就在我们以为噩梦不再萦绕他们的时候,余华铁青着脸让福贵的儿子、女儿、媳妇、女婿、外孙,一个个以各种方式死去,毫无征兆,近乎残忍。
  前几周参加矿上的美文朗读活动,听到怀念父亲的一篇文章,想起了去世的公公,眼泪瞬间夺眶而出。屈指一算,公公离开我们已经百天了。他的离世给我长久的心痛,更让我不能释怀的是:被病痛折磨一年半都不曾喊过一声疼,掉过一滴眼泪的公公,在临终前,他却为心心念念放心不下的小孙子流下了眼泪,使我对死亡与牵挂有了更深刻地感悟。
  “我看着那条弯曲着通向城里的小路,听不到我儿子赤脚跑来的声音,月光照在路上,像是撒满了盐。”有庆死了,唯一的小外孙也死了,福贵的后没有了。所以,每每读到这里,我特别能感同身受老人面对亲人离去的无助与悲伤。
  也许是因为远离那些动荡的年月,因为并未真正有过艰难和困顿,这个故事让年青的我们不禁有些战栗。薄薄的十二万字,笼罩着“欲哭无泪的压抑”。只是阖上书本之时,内心似乎多了一些超越世俗欲望和纷争的平静。现实生活的无情与残忍,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宽广;而活着,纵使要担当诸多难以承受的苦痛,但是依然要坚忍、顽强。这应当便是生命的力量。
  “活着,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,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叫喊,也不是来自于进攻,而是忍受,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,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、无聊和平庸。”所以在那些悲伤的情节之间,福贵仍然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。
  过去已逝,来日仍然要活着。活着又是为了什么?“活着”不是累赘,而是一种累着的幸福,活着的接力。上有老下有小,所以,为了上一代,为了下一代,也为了我们自己这一代,好好活着,敬畏而谨慎,且行且珍惜!(作者:赵艳

推一把28推百度